纽约豪华公寓“倒爷”:买下最贵的房子只为转卖

文 / 强强 2014-11-28 14:56

威廉·阿克曼(William Ackman)是一位功成名就的对冲基金经理,掌管着1700亿美元(约合人民币10395亿元)的资金,其中多数都是别人的钱。而他个人的净身价,据福布斯(Forbes)估计也达到了17亿美元(约合人民币104亿元)。

  阿克曼是纽约西57街新建的奢华美国公寓大楼One57那套顶层共管美国公寓的买家,这套美国公寓面积为13500平方英尺(约合1254平方米),交易价约9000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5.5亿元)。

  事实上,阿克曼已经满足于同家人住在上西区(Upper West Side)了。他表示,自己买下纽约最贵的一处房产是因为“我觉得那样会很好玩”。而他和一些好友都“持有一种想法,将来有一天,会有人真的很想买下它,于是就会来找我。”他们可能偶尔会在那里举办派对。

  比尔·阿克曼(Bill Ackman)是个共管美国公寓倒爷!这或许是历史上成本最高的一次共管美国公寓倒卖尝试,但从本质上看,它跟那些在2005年前后以赚取高额差价为目的、在佛罗里达(Florida)购买预售共管美国公寓的中产阶级投机者,也没什么不同。

  这看起来或许是个有趣的实例,反映出那1%的富人是怎样过日子的。但是它刚好也淋漓尽致地展现出21世纪金融业的某些更大的缺陷。

  我们为何会有金融行业?银行、债券、股市、对冲基金和私募基金市场,都在经济中发挥着诸多作用,但是最基本的作用是引导资本流动,使其得到最高效的利用。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,经济的增长就有赖于此。一旦这个环节出现问题(比方说,在20世纪90年代末,数十亿美元的资金通过金融体系注入了烧钱的互联网业;再比如,同样巨额的资金在本世纪头十年中期,流向了无担保的抵押贷款),那就会造成灾难性的后果。如果金融体系将钱引向商业前景光明的公司,让那些想法最出色的人能够加以利用,那么所有人都会受益。

  在金融业,有些势力乍看之下并不符合“帮助引导资本,使其得到高效使用”的类型,但他们确实改善了整个体系的运转。比如在期货市场,有些交易者可能在你眼里就是投机分子,但实际上,他们也提供了有益的服务。当航空公司需要针对油价上涨购买保险时,或者当制造商想要规避收到的货款贬值时,他们的存在能够确保有人愿意站在交易的另一方,给出合理的价格。

  但是有些时候,你会看到,金融业的某些环节并未起到提高经济效率的作用。你会发现,有些人在利用短暂的低效率为自己增加财富,却对他人没有任何好处。高频交易算法(High-frequency trading algorithms)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。人们为了对瞬时移动的资金加以利用,投入了庞大的运算力量;而那些资金对于一家在股市里筹资的企业,或一位想在该企业购买股份的长期投资者,是没有任何实质利益的。

  在很多金融活动当中,你很难判断某种金融投机行为是好是坏。当一支私募股权基金收购下一家企业时,它究竟是打算用优质的管理来代替糟糕的管理,还是只打算削减研发支出、借入更多债务,以期不必为改善公司的长远预期费任何心思,就寻找到将公司转手的机会呢?

  或者,我们回过头来谈谈阿克曼的例子。当阿克曼对保健品公司康宝莱(Herbalife)发起抨击,宣称它从事传销活动时,他的行为究竟是在揭发可能存在的骗局、让康宝莱的股价更准确地反映其长期预期,从而提高市场效率,还是说,他是在利用自己的公众影响力来惩罚一家好公司,为自己谋私利呢?

  在那些情况下,答案是模糊而有待商榷的。


相关新闻


v
×
服务热线:1866602142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