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拉斯加邮轮行-之四(附图)

文 / 2013-09-26 17:43

作者:SNOOPY HSIEH

17/July 5~23度C 晴

早上五点不到,燦烂地阳光就射进舱房,出奇的好,不见一朵云彩。

今天船不靠岸,但将巡航在旅程的重头戏区域-冰川峡湾国家公园Glacier Bay National Park,由3.3百万英亩的高山、冰河、森林和水域组成的保护区,属于世界遗产组识认定的阿拉斯加2千5百万英亩大的世界自然保护遗址中的部份重要亮点。

从七百万年前到一万年前,大陆冰原层已来去消长光临几回合了。在今日,冰川峡湾又再制造一次小冰河世纪,地质学的近代冰河时期在北方区域正加速上演。这小冰河世纪在1750年达到其最大范围,那时峡湾并不存在, 一层厚重的冰川,大约一百英哩长、千尺深,占满了全部的峡湾区。而与1680年时Tlingit人生活时期作个比较,你可以见证到地质的演变和过程,在人类生命里经常几乎难以预告,那时这里只有宽阔地山谷并没有冰川峡湾。

1750年时冰河达到其最大限度,越出峡湾突出到Icy Strait海域,但是四十五年后当George Vancouver船长航行至此,冰河己融化后退反缩进峡湾五英哩了。当自然资源保护者John Muir在1879年到此,冰川又比Vancouver来时撤退了40多英哩。Muir发表知名著作,抓住大众对阿拉斯加的想象力,吸引观光客到冰川峡湾,和今日大部份人相同,他们都是搭船而来。

时至今日,你必须深入峡湾65英哩去看冰川的入,与1750年相比己有相当长距离,极地区域在气候改变的反应上,远快于温带和赤道地区,在我们的生命中,冰川将会变成怎样呢?

通常冰川因厚重的积雪压挤,延伸入海并在其最前端断层面崩解落海,沉淀物可累积在冰川的前端,形成提供与海水隔绝保护作用的浅滩(shoal),使冰加速向下深层扎根,所以我们常说冰山的一角,事实上隐潜在水面下的部份更加巨大惊人。当一座冰川丧失其浅滩时,就开始向后撤退。反之,当条件有利于它,循环将会再度开始加速冰川生长。

早上七点多,船已驶入冰川峡湾国家公园区域,两岸的山岳有雄伟如白朗峰,有峻峭如巫峡,有秀气如小岛。船行其中,如同航行于大型长江,又像慢驶于湖泊,感受变化万千。船的两个舷侧已开始见到小型流冰,白里透蓝,擦过船身离去。浮冰越来越大越多,终于在10点多时,船速度减缓,大批旅客涌上甲板,看头来啦!

只见船前谷间陡现一大片满布褶痕,泛着独特蓝光的白色峭壁断崖, 仿佛由无数的白色晶石堆成,这就是冰川了!这紧要关头,独不见我那两个家伙,我火速赶到游戏房,果然二人又沉浸在电玩世界,被我骂出来时,哲还摸不清状况,看着船尾远方山岳,直嚷着他有出来看好几次了。我骂他看哪了?我要你看的是这边,我自顾不暇就带迪绕过船的大烟囱, 跑向冰山这一侧,哲则在两分钟后(反应真慢)才跑过来向我索要照相机,而且相机一拿走后又一溜烟不见人影,原来又跑回房里拿滤光太阳眼镜(真不知在想什么?害我们少照好几张相片。)。


(Margerie Clacier)

白苍苍的冰山就耸立横在我们眼前,满布褶痕的壁面不知见证过多少历史的演变,此时却此起彼落地纷纷自行了断跳崖殒海,总是先见到大块冰岩滚动崩落而下,继而听到传来阵阵闷雷声,如同它们生命中最后的呐喊,坠入海面激起白色泡沫浪花,又窜起冒出在浅蓝海面, 仿佛对世界依恋的告别一瞥,然后把它们的生命交给无情的海流和上帝眷爱似的阳光,土归土,塵归塵;来自水的终于又回到了水。

海面布满无数的流冰,空中则盘旋大群海鸥;展翼滑翔于邮轮和冰山之间,估计它们也是靠观光业维生,知道船来、自然就会带来旅客施主供养丢食。邮轮在冰山前缓缓转动,让左右两侧雨露均沾,都能面对冰山取得最佳视角。我佇立于最上层甲板,面对圆型的苍穹和海面大地、山岳冰川的缓缓移动,感慨万千,深觉人和船的渺小、造物主的伟大,美哉!善哉!阿拉斯加!这宇宙间永恒刹那的平衡展现。


(我佇立于最上层甲板,面对圆型的苍穹和海面大地、山岳冰川的缓缓移动,感慨万千)


(空中盘旋大群海鸥,知道船来、自然就会带来旅客施主供养丢食)


(总是先见到大块冰岩滚动崩落而下,继而听到传来阵阵闷雷声,如同它们生命中最后的呐喊)

船在十一点多时开始转向离去,前往下一处冰川。

我的午餐刻意只取食一碗炒面,上面浇淋由虾和带子烹煮而成的海鲜醬料,味道出奇的棒。邮轮各项措施完善,只可惜美中不足找不到磅称测量体重,建议邮轮公司采购以百克为单位的电子体重计,分置房间浴室内,保证这笔费用不出三天就可从减少食物供应的成本中拿回,我真不知主事者为何不算算这笔帐?旅客上船面对无限供应的五星级餐点,没有任何监控系统,光靠个人腰间皮带控制胃口是不现实的。我今日早上才惊觉裤腰带已从最后一孔变为倒数第二孔,回家后估计每天中餐又要吃蔬菜煮清水,持续坚持三个月才能把最后一孔找回来了。

用完餐,时间接近一点,不知不觉船又靠近第二座冰川了,赶紧回房拿相机报到。这座冰山规模显得没之前的丰盈雪白,上头点缀煤炭一般的黑土层,显得有点髒,但有趣的是它在中间部份有一个大洞穴,有白色瀑布从里面孔穴中倾泻而下,形成一幅自然奇景:冰山中有洞,冰洞中有孔,孔中冒出瀑布, 瀑布下有水潭,潭外有流冰包围,哗啦啦水声和轰隆隆冰山崩解声,软的水和硬的水、液态声响和固态声响、交相谱奏着奇妙的水世界交响曲。


(冰山中有洞,冰洞中有孔,孔中冒出瀑布, 瀑布下有水潭,潭外有流冰包围)

因为前晚用餐经验教训,今天就去PINNACLE GRILL预约22日我的生日晚宴,哲哲也拨88打电话去预约今晚晚餐,订好8点去CANALETTO吃菜,下午还送来一张预约卡,凭卡准时前去。我提早洗澡,穿上衬衫带二个儿子7点45分出房门准备用餐,等电梯时注意细看了一下预约卡,这才发现写的怎么是7楼主餐厅153桌,忙问哲哲今天电话是否拨对号,他说没错。估计这二个餐厅都是同一个预约电话号,没指明就主动登录到主餐厅了。

无奈之下只能到7楼,出示预约卡后被带到153桌,发现是个8人橢圆桌,我们只有三人,领台连忙道歉并希望我们给他十分钟重新在电脑里找位子。我们在入口沙发等候時,哲哲又浑身不自在了,只见来者个个晚礼服装束,女的大半都踩高跟鞋,男的个个领带礼服,反观哲迪还是圆领运动衫。

等入座后,哲问服务人员得知今晚用餐应着正装,哲迪二人有点坐立不安,我安慰他们说没关系,你们是小孩,爸爸穿西装裤和衬衫也算正装。迪迪指指领部说我没领带,我笑说没关系,这是渡假Vocation,而且你老爸也已多年不用把自己tie在那里才能赚钱,看看比尔盖茨不是经常一件T恤吗?有为者亦若是。二人总算神情开始缓合下来。

看菜单上大标题Farewell Dinner,原来是惜别晚宴,菜色与平日不同。我主菜点了海陆大餐-一条大龙虾和菲力牛排,味道高雅。迪迪点了法式红酒焖鸡腿,香味喷鼻,带酒的成人味道,他却觉得很棒,有成为美食家的条件。哲哲却点了个意大利千层肉醬面,我知道后告诉他,在特别难得的晚宴中,你怎么点个平时就容易点到的菜,白白浪费了一次机会。可惜为时已晚,他只能独自享受虽然是最爱但有点不值、份量又有点少的面,还好味道不错。

离开餐厅时,我们特别注意一下用餐着装指示牌,果然上面写着:Formal(正式服装)。如果是便装就会写着:Casual。

天色至十一点半才完全变黑;我们离永晝越来越近了。


相关新闻


v
×
服务热线:18928810845